弹棋,太极棋,帝王棋-弹棋研究专家白宪福,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白宪福
看中国围棋世锦赛“浮想联翩”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/1/31 1:06:12 阅读:738

  2018年1月15日,当我打开电视看中央体育新闻时,正巧有聂卫平大师在演讲第四届“百灵杯”世界围棋锦标赛,第一局决赛。我看围棋锦标赛一窍不通,如同一个傻子。要说中国象棋,这对我来说却是一种生活的乐趣。说围棋谈象棋,在此不免谈谈被人们早已遗忘的中国弹棋。
  弹棋是我研究的强项,对于人们来说却是一问摇头三不知(始中终),若要变三不知为三知,寥寥数语很难说的清道的明,在此只有展示一首《弹棋序歌》,让人们方能了解一个大概。
弹棋序歌:
  汉武大帝好弹棋,流传北宋无消息。不识庐山真面目,重价山鸡当凤求。唐诗宋词千百首,大海捞针莫言愁。历史长河寻旧貌,半个世纪露华容。有缘相见不相识,只缘姗姗归来迟。多少名人竞技展,牙签玉局坐弹棋。心比天高登太极,跌入低谷反弹疾。借得东风天地转,纵横世界谁能敌。
 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,他是唯一一位精通中国围棋、象棋和弹棋的人。
  在他的《和春二十首》中写道:“何处深春好,春到博弈家。一先争破眼,六聚斗成花(围棋)。鼓应投壶子,兵冲象戏车(象棋)。弹棋局上事,最妙是长斜(弹棋)。”
  北宋科学家沈括,在他的《梦溪笔谈》中解释白居易的诗说:“长斜谓抹角斜弹,一发过半局。”
  沈括解释白居易的诗完全正确,长斜是在弹棋中最难打的一着棋,其距离最长,是一种远距离高难度的击棋方法。但是,这种击棋方法有它的局限性和制约性,它必须具备天时(机遇)、地利(条件)、人和(技艺)三个条件缺一不可。
  观看围棋世锦赛,使我心不在焉的看到的却是中国围棋协会。当时我在想,弹棋要是能成立一个中国弹棋协会该有多好,它能宣传非遗,推广非遗。中国那么大,可惜就没有一个能成立中国弹棋协会的发起人。想当年国家是想培养围棋、象棋进入全运会,今后再挺进奥运会,让其走出国门,迈向世界。但是,中国围棋、象棋属于体育的范畴,充其量是一种智力游戏。
  前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说过进入奥运会的五大条件:国际奥委会倾向的标准是:该项目应在整个世界范围内足够普及,是一项真正受欢迎的运动;不仅要有男子项目,还应设有女子项目;项目展开成本不能大,所需硬件设施不能昂贵;不能对运动员身体健康带来较大的伤病危险;该运动在反兴奋剂方面坚决有力,该运动的管理组织要民主。因此,中国围棋、象棋都不具备进入奥运会的入会条件。国家忍痛割爱在10年前就让围棋、象棋相继退出了“全运会”。如今弹棋,作为棋类体坛之表率,完全符合进入奥运会的入会条件,至于何时能进入全运会,亦只是一个时间问题。2010年弹棋被列入济宁市市中区(县级)非遗名录,2013年弹棋被列入“中国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目录”,如今弹棋进入“全运会”,正在倒计时。